✿《為人民服務》by 景希

短篇百合。又是一個粉艹太太的小故事。

蘇!
好蘇!
莫名的蘇!
簡直被蘇了個滿臉!!
微博

文案:
  我追的太太鐵石心腸,還把我當作寫文靈感工具怎麽辦!



​​為人民服務  文/景希

01

  筆記本的屏幕還亮著,雜亂的線散亂在一旁。寬大的床上有個慵懶女人在蠕動。

  徐元長攬過抱枕翻了個身,頭頂上的劉海小揪揪還沒下落妥帖,背下就感受到手機震得她骨質疏爽。

  「太太太太!是你嗎?」

  什麽就是她了?徐元長一手揉著惺忪睡眼,半瞇起眼睛看向微博上整齊劃一的艾特。

  【@百合吐槽菌:我追的太太鐵石心腸,還把我當作寫文靈感工具怎麽辦!】

  吐槽君你好!

  本人現役小警察,某日執勤遛彎的功夫在微博上看到一位太太獨樹一幟好不做作,十篇裏面有八篇都是在寫粉艹太太文。如此熾熱又外露的訊號自然是引起了我的註意。因此,在接下來十多天的觀測裏,我對她進行了全方位的認識。

  過程就不多說了,用當代年輕人的話來總結一下就是臥槽!可愛!想日!這位太太的文筆,性格,就連自拍用的濾鏡都萬分的可愛。她就是甲基苯丙胺會產生的精神依賴,以至於我在審訊肥頭大耳的惡棍時都能柔情似水,面目含春。我想,這就是愛情的樣子吧。

  只是這個世上並沒有那麽多的兩情相悅,更何況我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粉絲。我一籌莫展,恰在此時翻到太太一個月前在微博上發了一張交警大隊小警花的照片,並且激動萬分地大聲宣布這就是她的理想型。我看了看照片裏的女人,又看了看胸前的警章,覺得自己枯燥的日子裏透出了亮光。

  我:太太的文超棒!

  她:謝謝。

  真是客氣又疏離。

  我:太太要是哪天有警察文的靈感,有需要提供某些資料,我雙手奉上!

  她:!!!!謝謝!

  她:不過我對警察真的了解不多,怕褻瀆。

  她:那套制服很神聖!

  她:警察姐姐!你辛苦了!

  我雖是對警察姐姐這個稱呼不可置否,但看她瞬間連回數條,心想她果然是對警察這個職業有所偏愛。

  然後,我就看到她回了一句「結果,萬萬沒想到太太竟然是個間諜!」

  ……

  她當然不會是間諜,可我沒料到她就在與我的私信框裏自顧自地展開了忠犬警察與間諜太太的驚天腦洞。在長達半個多小時單方面信息接收之後,我大致把這個驚心動魄跌宕起伏的故事感知了個七七八八。像是嘆氣,在很長的一段沈默後,她說,「兩個人在真真假假的身份裏夾雜著情情愛愛鬥智鬥勇的故事可真好啊。」

  ——那你寫嗎?

  ——不寫。

  ——哦。

  我大概就是個不稱職的粉絲,在太太明顯過了把嘴癮後,我也沒有催促著求她產出。故事的最後,小警察又急又惱地拿住手銬扣住太太的手,想要質問,卻在太太落下的吻裏顫抖著心說出「給你拷上了我的手銬,那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來來回回地看著這段內容,心裏竊喜,覺得這個結局就是太太與我愛情走向的縮影。她之所以不願意去寫,因為這是我們倆心照不宣的秘密。

  她喜歡警察。

  在我有意無意的私信叨嘮中,她與我聊天的時間越來越長。我開始了解她的喜怒哀樂,她也知會我的艱難險阻。她真的十分可愛,以至於有時候我情難自己,會說出抱抱這樣越界的話。

  「抱抱!是來自組織的溫暖!是黨和祖國在擁抱我!」她這樣誇張式的賣蠢回應,全然不在意太太與粉絲之間的距離。更多的時候,她反而會設置出一個個特立獨行的情節來問我「如果是你,你會怎麽做。」

  我會怎麽做呢,當然是想緊緊地擁住她,貼在她的耳邊告訴她我喜歡她。我按捺住翻湧的心緒,盡我所能的做出滿分回答。

  ——請問你是晨間劇的男主角嗎?

  ——嗯?什麽意思?

  ——為什麽你的想法都那麽蘇!

  我看著上頭剛下發的紅頭文件出神一笑,太太的筆下有我的影子,那我的回應不過是我對她的真心話。

  我們的接觸越來越多,在她的隨意和縱容下,我甚至妄想起什麽時候我們能夠靈肉合一。那些故事裏出現的場景,我願意為她做千千萬萬遍。很過分吧,明明是穿著這身警服,我卻放棄了自持,任由不安分的血液在躁動。

  甘於沈淪的結果就是一名優秀警察的前瞻性徹底失效。等我漸漸意識到事情有所不對的時候,小警察已經在太太的筆下左右逢源,酒店裏隨便一個發小卡片的人都能與她一眼萬年。

  只是感情到底是自私的,它叫囂著想要占有。

  ——太太,那個忠犬警察與間諜太太你什麽時候再動筆寫一寫呀。

  ——我說過不寫的。

  ——你可不能撩了就跑。

  ——畢竟我鐵石心腸。

  她是喜歡警察,身份的特殊性帶給她別樣的刺激。可她也不僅僅喜歡警察,醫生、律師、教師等職業的任一搭配都能讓她泉思如湧,三天兩頭沈迷拉郎配。

  我的太太,她並不是鐵石心腸,而是她的心裏有太寬廣的天地。

  我早該知道的,本就該知道的,印度洋上的夏季風從不會為一只鳥停留。

  可是,到頭來我還是給自己加了這一場戲。

  不過是因為我真的好喜歡她。

  徐元長看完投稿內容的時候,人已徹底清醒。那段關於小警花照片的描述,以目前她的人氣,指向性太過明顯,無怪乎收到的艾特都要破99。

  她還沒來得及點開評論,罪魁禍首就來電話了。

  「親愛的,早安。」


02

  給她打電話的正是文中深情萬分愛得卑微的小警察——吳卿。

  徐元長摸了摸腦袋上氣歪的小揪揪,又重重躺回床上,音色雖為酥軟但語氣頗為不善:「那個通篇不知所雲的吐槽我已經看到了,請你好好解釋一下。」

  吳卿倒是無所畏懼,輕笑了幾聲就迎難而上:」還不是因為這幾日我的小領導始亂終棄,我就只好跑去微博悲春傷秋。」

  吐槽菌下面的評論倒是沒什麽特別的,無非就是單身萬年的小姬姥們騷動起起來,一溜都是鼓勵看好戲,說些與寫手聊梗聊人設四舍五入就是在談戀愛的話來。

  徐元長粗粗看了一眼,避重就輕:」一百字不到誇我的話裏,你連用了三個可愛,對我的評價就如此單薄麽?你,很沒有才華了。」

  「我嘴笨不笨,你知道的。」


03

  徐元長是怎麽看待吳卿的呢?

  一個在她視野範圍裏面完美的女人。

  如果她們的關系只是單純的線上太太和小粉絲,那她還會輕松許多。

  兩個人私信沒有多久,她們就從微薄轉移到了企鵝,直到擦出一場大火。

  徐元長:「你說,一個平時正兒八經一臉嚴肅的小警花其實是深夜女主播,每一個紙醉金迷的夜晚都喑啞著聲音為寂寞少女們馳騁雲霄飛車。這個設定有趣不有趣!」

  讀者們覺得有不有趣,徐元長是不知道了。她只知道那天晚上刺激得要死。這個在她面前素來體貼的警察姐姐二話不說就撥通了語音,聲情並茂地為她朗誦一篇水潤濕滑,關鍵這篇文還是她自己寫的。

  清清冷冷的聲音染上了情欲,在安靜的夜晚格外的抓耳。

  徐元長紅著耳朵,摸了摸頭上的揪揪,穩定呼吸,惱自己當初為什麽要寫得如此活色生香。

  吳卿發現了她的窘迫,故意逗弄似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問她,「你是讓我繼續念呢,還是關掉呢?嗯?」那一聲尾音都被她拖得千回百轉,直撩心弦。

  ……還真是色氣萬分。

  徐元長整個臉都要埋進抱枕裏,哼哼哧哧才吐出一句:」你說呢?」

  「我是組織,為人民服務。」

  民警魚水情,共築到天明。那一夜徐元長睡得很沈。等到要不情願地趕稿,她才在拉扯被子的窸窸窣窣聲中回憶起警察姐姐晚安前對她說了一句:「其實,我比你小一年零九月。」

  ……那她還叫了三個月的小姐姐?!!

  我可去你的陽光工程信息透明公開化!

  徐元長嘟嘟囔囔,吹了吹額前的碎發,劈裏啪啦就敲出一篇萬字虐戀情深警匪文。朋友來她家抓人赴約,都沒來得及換下身上的睡裙。她也不指望朋友臨時起意想出的姬姥約飯局能有什麽國色天香的人,少幾個鐵蹄賣萌就該喜從中來當晚發糖寫甜文。徐元長胡思亂想著,隨意塗抹了點水乳,捋順頭上的揪揪就出了門。

  等她到時,人已經來齊得差不多,她們喝著酒談論著新近的趣聞。房間裏的燈光不亮,模糊了眾人的臉,只聽得一個涼薄的聲音不時躍動,山水一般滴落在躁動的麥田。徐元長算是對聲音有幾分偏好的人,一時間心情就歡愉了幾分,只是暗想這聲音怎麽那麽像是繚繞了昨兒一整晚的靡靡之音?

  「太太,終於見到你了。」


04

  徐元長看過去的時候,吳卿正站在包廂的最裏頭,筆直的身姿挺立,像是在等待檢閱,繃緊了情緒連帶起微不可見的顫抖。

  「是你啊。」

  「嗯,是啊,是我。」

  她走過去,還留有一步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吳卿手中的手機屏幕亮著,她低頭看到了自己那篇警匪文的結局——縱然只是綁架了一個人的心,那也是要罰一輩子的罪。

  「太太寫得真好。一輩子那麽長,偏就有人甘願畫地為牢。」

  徐元長知道這個小警察喜歡自己。

  寫過那麽多風花雪月春潮暗湧的她是不會漏掉字裏行間裏溢出的情緒。像化在手心的糖,那麽綿,那麽纏。

  她直視著眼前怡長精致的脖子——那是警徽該在的位置。

  「你是警察,不可以犯罪。」

  強裝正經的聲音跟隨著頭上的揪揪一顫一顫,往下瞧的眼裏落滿了羞。手像是無處安放似的僵垂緊扣,一點都沒有網絡上的如魚得水。還真是過分得可愛。吳卿緊了呼吸,摩挲了一下屏幕收了手機,然後邀請徐元長入座,紳士萬分地為她倒上了一杯茶。她的太太喝不了酒,貪杯幾口就要醉。至於那個理所當然的拒絕,她不在意。出警都需要蟄伏,更何況是要追人。對她而言,此時此刻,她喜歡的人就在這裏,觸手可及。

  徐元長坐在位置上,乖順地收束好手腳,她並不擅長於這種場合,高談論闊中夾油帶醋的愛恨情仇不是她所關心的,朋友見她有伴早就擁簇著自己的心動女孩亦步亦趨。她的眼神遊走了一圈最後又落回在了吳卿身上。

  徐元長喜歡警察,在他們的身上大多有清爽的精神氣。吳卿也有,她的身板修長又纖瘦,卻並不單薄。立在那兒便有一股勁兒,似空山新雨後的松竹。徐元長看了一會兒,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被眷顧得有點過分。

  「看得這麽入迷,要不要試著以我為主角。」遞過來的茶盞煙氣上繚,更襯得那雙手修長得十分漂亮,像是abo裏的alpha,微不可聞的勾人氣息彌漫,冷幽不色氣。

  齒間是濃郁的香味,肚子裏的溫熱讓徐元長回過神來,握緊杯子擺出一副大佬的姿態,悠悠然蹦出四字:千字三百。


05

  徐元長那晚還是醉了。

  吳卿上個洗手間的功夫就看到徐元長軟著身子靠在那裏,桌上的是一杯未盡的青啤。徐元長的朋友其實也是吳卿的朋友,區別就在於關系的親疏遠近罷了。打過招呼後,吳卿就把徐元長公主抱了回去。

  喜歡的人在自己的眼下醉了酒,還不知道是哪個人做的。吳卿心裏有氣,手上抱的也就更緊了一些。從停車場到家裏的距離並不遠,常年的鍛煉使得她的體力也比平常女生好上不少,只是走向臥室時她的腳步漸漸慢了。她低頭看了看懷裏的徐元長,眉眼乖順,兩只手還攥著她胸前的衣服,像極了小奶貓。

  不想放手,不想松手。吳卿站在床邊猶豫不決,深深地貪戀起手上的這份重量,很輕,可又厚實得堵滿了心房。

  公主抱的感覺好麽?

  很好,仿佛徐元長的整個身心都是她一個人的,只想留下一聲滿足的嘆息。

  可徐元長到底還是醒了,她哼哼得小聲叫喚了一下,就開始揉起了耳朵。她知道自己醉了,也知道被吳卿抱了一路,她的懷抱很暖,很穩,就像她的職業一樣讓人安心。

  「怎麽了,壓到你耳朵了?」徐元長被溫柔地下放在床上,她一動作,就惹來吳卿的緊盯,關懷萬分。

  徐元長:「不知道是誰的心跳吵了一路,震得我耳疼。」

  吳卿:「那我的心裏可住著你,你說你在裏面做什麽。」

  徐元長別過臉去:「吃喝拉撒!」

  四個字被回答得那叫一個抑揚頓挫,吳卿想要伸手去抱抱她,卻只能強忍住收束回來,讓情緒在臉上蔓延,嘴角上揚得燦爛。

  「你知道我對你的印象是什麽麽?現實裏見到的第一印象。」

  「是什麽?」

  「一個在我視野範圍裏完美的女人。」

  徐元長赤腳在潔白的床面對著吳卿站立,伸出手,從自己的頭頂比劃到吳卿的臉龐,指尖落在了她的眉梢上。

  「現在這角度,可讓我知道上天也是公平的了。」

  「嗯?」

  「你是個小單眼皮兒。」

  單眼皮從來都是徐元長的審美盲區,她筆下的人物不是杏眼大雙,也是一雙美目流光回轉。

  吳卿是她視野範圍內完美的女人。

  因為她只有一五五,而吳卿有一七二,平目所及,白皙脖頸。

  徐元長的手有點涼,可吳卿覺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被點燃灼燒,她已經聽不進去徐元長張合的嘴巴到底在說什麽,只想要握住這雙作怪的手,好好的放在手裏揉搓。

  徐元長不去理會,踮起腳身體往上探了探後又頓了下來,在吳卿抿嘴起勢時又縮手回去環抱在胸前,不緊不慢。

  「哼,就說不會有比我更好的女人了,我的雙眼皮好看!好看!」


06

  她們的關系是什麽。

  徐元長:我,太太。你,小可愛。

  吳卿:我,公仆,為人民服務。

  徐元長不討厭吳卿,一個對她溫柔體貼並且身型好看又有氣質的人,怎麽會討厭呢,雖然她是個小單眼皮兒。

  吳卿也從來不計較徐元長的人身攻擊,雙眼皮的人確實好看,比如她心尖尖上的小太太。每一個休息的夜晚,她都會一遍遍地看著徐元長的文,想起平日裏的細枝末節,笑出了聲。她知道徐元長不排斥自己,第一次見面就敢在床上玩火的女人是放寬了心考量自己。

  小單眼皮兒,你這個小單眼皮兒。吳卿耳邊常叨嘮著這句話,更多的時候她會瞧見徐元長盯著自己的臉怔怔出神。「哼,還怪好看。」

  長風衣,半個丸子頭,吳卿展著眉毛點頭順應,「不過我的太太更好看。」

  兩個人所處的地方並不遠,開車也就二十分鐘的路。除了固定日子裏與狐朋狗友們一道外出尋歡作樂,徐元長大多會呆在家裏碼字,飼養那群嗷嗷待哺的讀者。吳卿則是一頭孤狼,警隊幾乎都是血氣方剛的漢子,她下了班就喜歡往徐元長處跑。漸漸地,就連衣食住行都要照顧上。

  徐元長曾提過兩個人相處得很合拍。

  吳卿點頭又搖頭。一個偵查系出身的警察,太明白自己的優勢是什麽。她並不想去過分剖析徐元長,奈何一舉一動上了心。她也不是沒有喜歡過別人,這可能是種契合,心領神會,靈魂的歸屬順應了渴求,在烙上了她人痕跡的氣息裏自得其樂。

  徐元長又是跳脫的,長年的寫作發散了思緒,一會兒說雲,一會兒又說雨。她也笑過吳卿太過一拍即合像是揣度君心,卻被理直氣壯嗻了一句「那也不過是想常在君側。」伴君伴虎,也執拗不住真情流露。徐元長投降著走開,打開文檔就要刪檔重來。


07

  吳卿喜歡徐元長,也懂得如何取悅人心。她變了法子對徐元長進行全方位誇獎,從身高到體力,也都能閉上5.3的眼睛吹一吹。能夠寫出那麽多粉艹太太文的人,不用猜也是十分自戀的。

  吳卿誇得天花亂墜,條條符合仙女本仙,徐元長瞇著眼睛體驗著條子的按摩技巧很是受用,喟然長嘆狗腿子上道。

  「既然已經認領了我是你的狗子,那你就不可以再找其他人了。」

  徐元長不肯,大聲朗讀了爆倉的表白私信,又翻了翻評論喊老公的微博,晃蕩腦袋上的揪揪就搖擺了一個原地拒絕。

  「就連警察的話也不聽了是吧。」

  「哦。」

  徐元長一臉委屈又老實地把吳卿的備註改成了小狼狗,口中叫喚「官逼民反」。這日子可沒法過了,民生疾苦,民生疾苦!就連吳卿把她改成領導也換不回紅顏一笑。

  今晚的新文肯定是刀,必須得刀,徐元長跳下床去光著腳在電腦前走來走去,依舊為這事情氣急敗壞。吳卿替她整理好散亂的大床,轉眼就看到那雙腳丫在地板上不安分地走動。

  「拖鞋穿上。」

  「不穿!我被脅迫了!」

  「乖,穿上。」

  「不要,我要報警!」

  「你再說一遍?」

  「我報警了!」

  吳卿走過去就把徐元長攔腰抱起,公主抱回到床上將她放好,然後蹲下身為她穿上拖鞋。

  「不要感冒。」

  徐元長乖楞楞得坐直,只覺得腳上暖呼呼的。接著,吳卿就俯身把她圈在了懷裏,手一點一點環進,夾過頭發的耳邊氣息很熱,嗡嗡傳來一聲 「你說的抱警,現在我抱緊了。」

  這雙拖鞋功能太好,就連腳趾頭都暖得忍不住要蜷縮。徐元長糟糟地想著,公主抱的梗,下次寫吧,還,還挺好用。

  「不許你找其他狗子。」

  「哦。」


08

  徐元長有時候也會出神在想,是不是她對吳卿太不設防,才會讓她如此放肆,大張旗鼓地攻城掠池。

  今晚的新文八點就已更新,女主A對著女主B深情款款情深不壽,做出了一系列轟天動地的事跡之後兩人終於情比金堅情深似海。小粉絲們朗讀著裏面的好詞好句扯著嗓子尖叫著是糖是糖!

  徐元長卻覺得不夠,裏面的告白不夠膩,行為不夠蘇,就連定情落吻都嫌時間太漫長。她反反復復得打量自己的文,有些郁結如果是吳卿那一定會更甜。

  「不許你找其他狗子。」

  「不準。」

  「不可以。」

  徐元長又想起了吳卿的霸道三連,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膽大妄為的前提從來都是恃寵而驕。


09

  作為一個警察,吳卿是做不到時刻相伴緊相隨的。

  她出警了一星期,就對徐元長魂牽夢縈了一星期,任務一結束就馬不停蹄往徐元長家跑。好長一陣子沒打理過的房間被收拾得井井有條後又多了一堆警用防身物品。

  徐元長擺弄了一會槍綱,腦補了自己這個小弱身子被繳械反殺的場面後有些意興闌珊。吳卿不喜歡和徐元長過多得描述案件的血腥和殘忍,只好不厭其煩地教。

  徐元長:「學會了又有什麽用呢。」

  吳卿:「它們能夠保護你。」

  徐元長:「那還不如找警察。」

  吳卿:「所以說你缺個我。」

  徐元長擡手摸了摸頭上的揪揪,沒去埋汰眼前這位可是能夠消失七天的主。吳卿見她安靜著不說話,接過警用槍綱與辣椒水一同擺放在顯眼的位置,將她圈在懷裏。操勞了幾日的聲音疲憊,呢喃中帶有纏綿,「有時候我覺得做個片警挺好,可以專門負責你心裏那一小塊地方。」

  徐元長聽進去了。

  以前她覺得感情的事情太過虛幻,縱情時披荊斬棘,退潮時輕言相別,所有的深謀遠慮都抵不過臨時起意。她躲在文字的後面,觀測起情感的波瀾。吳卿不在的這幾天,她照舊有小粉絲的陪伴,熱鬧著聊天窗口插科打諢。餓了就吃點外賣,寫累了就躺在床上犯懶,只是這心裏頭倒和家裏一樣雜亂,東倒西歪透著空。

  她貼在吳卿的胸口,看不到那小單眼皮裏面的光。只覺這個懷抱有點緊,讓她切實得感受到了局外人的心慌。

  她喜不喜歡吳卿?

  不討厭,不排斥。

  感情世界裏從來非黑即白,她固執地去想,或許是警察這一職業太過光芒萬丈,讓她無法更好的審視對方。

  這到底算不算是落荒而逃。


10

  吳卿再次出警回來時,徐元長正帶了一本警察系列合集和一小粉絲談天說地。那人是當地的警校生,大四在讀,也是高高瘦瘦的妹子。吳卿順著徐元長發來的地址尋去,老遠就看到了她對著那個女生笑靨如花。

  吳卿沒有進去,和顏悅色得等到她們倆吃完飯出來分手道別。徐元長訝異於小狼狗破天荒心平氣和,沒有冷著臉不悅護食,便聽到那女生興奮地朝吳卿喊了聲「大師姐!」

  「兩年前在警校裏當教官時,這孩子是我帶的兵。」

  徐元長想起吳卿家裏那一摞的獎狀,不可否認哪怕是在警察裏面她也是出類拔萃。

  終於只剩她們兩個人了。

  吳卿照慣例又抱住了徐元長,貼在她的額頭一遍一遍說想她。這次的任務太過特殊,沒收了手機滿腔愛意無法傳達。

  家裏的東西都還散亂,窗前的盆栽沒人澆灌。徐元長忽得心裏有氣,勉力抽出右手抵住吳卿的胸口,一字一頓,「聽不到這裏說喜歡。」

  「真的聽不到麽。」吳卿抓住她的手緊貼,不留縫隙,「那你一定是嫌棄它太吵,開啟了屏蔽模式。」

  ——它可是一直都在想你啊。」

  徐元長默默記下這句話紅了耳,結果還是丟下句油嘴滑舌就走開了。走之前還拒絕吳卿的邀約,在她面前晃了一眼行事例排滿了約。

  文是正常日更的,信息還是有來有往的,偏就是想要見面時,不知道從哪裏冒出的趙醫生李律師陳老師占滿了心上人的時間。等到那篇投稿被徐元長看到時,吳卿已經忍耐了七天。

  「之前還說她油嘴滑舌,如今就嫌棄嘴笨,女人當真是心口不一。」

  徐元長一打開門,就聽到了這話,說的人正因為想念通紅了眼。

  「明明就在身邊卻不能見面,這真是一件殘忍的事情。」

  徐元長放開把手垂下了臉。她是喜歡警察,身份的特殊性可以帶給她別樣的刺激。可她也不只是喜歡警察。這幾天她見了自己偏愛的那些職業,與她們的相處很開心,每一個人的故事都可以讓她提筆寫上數年。可吳卿到底只有一個,她的小狼狗,只是她的小狼狗。

  徐元長最後還是松口了。

  「比起單純的想念,渺無音訊一直讓人掛念,簡直罪不可恕。」

  「既然你給我判了無期徒刑,那什麽時候把我關進你心裏?」


11

  沒有多久,徐元長在微博上正面回應了那篇投稿,宣告了小狼狗的主權。

  她新發表了一篇粉艹太太文,裏面寫道:

  ——你知道嗎?認真喜歡一個人的樣子真的會閃閃發光。

  ——那是因為有你在照亮我。

  【完】​​​​

web拍手 by FC2

標籤: §景希§ ✿現代 ✿短篇 #短小精悍#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嘿,年輕人,你聽說過修格斯嗎?(゚∀。)
| + 加大字體 | - 縮小字體 |

怎麼辦
覺得慌


----
安麗一款百合free game(・`ω´・)つ
《蝴蝶湯》
這是一個文字對話角色性格都可愛得要死的百合遊戲
超棒der
雖然不知道為啥重灌之後到現在我還沒全部玩完……
最新文章
(灬ºωº灬)
 _  ∧ ∧ 
/\(灬ºωº灬)\ 我就看看
\/| ̄ ̄∪ ∪ ̄ |\
 \|  〓〓 | 我不說話
    ̄ ̄ ̄ ̄ ̄
各種tag
分門別類
搜尋
【搜尋內文】

【搜尋tag】
可同時搜尋兩個以上的tag
理論上( ・´ω`・ )
不知道為什麼只有排列順序完全正確的tag才能被搜到...

> tags
#只有心得# #還沒看完# 工口 #不能只有我看到所以快吃我安利# BDSM ABO 穿越 架空 #吃我安利# ✿社會人百合 ✿百合串 ✿校園 #學好英文的重要性# ✿韓漫 ✿工口 ✡猶格•索托斯 【克蘇魯神話】 ✡飛天水螅 ✡伊斯之偉大種族 ✡米斯卡塔尼克大學 ✡深潛者 ✡修格斯 ✡達貢 ✡死靈之書 ✡猶格·索托斯 ✡奈亞拉托提普 ✿武俠 ✿古代 #世界大同# ✿同人 §黃連苦寒§ #傳說中一摸就彎的含羞草屬性# ✿娛樂圈 ✿韓劇 #神展開# ✿現代 §九月楓§ #高端大氣上檔次# #作者你出來我們談談人生# ✿都市 ✿日劇 §景希§ ✿短篇 #短小精悍# 重生 武俠 同人 §生煎包大戰小籠包§ 強強 宮鬥 古代 §崔羅什§ 主攻 #可以這樣讓人穿了又穿穿了又穿嗎# §童柯§ #二話不說棄了坑就跑# 主受 校園 現代 §篆文§ ★奇幻 #媽媽問我為什麼跪著看# ★同人 ★男主 HP §北冥志怪§ ✿靈異 §鳳鳴朝§ §ccabxyz§ #考據黨# #三觀正# 無CP #論壇體# ✿清水 §池袋最強§ 都市 互攻 §墨香銅臭§ 靈異 仙俠 軍旅 §林羽雙竹§ 黑幫 §一個人走無聊的路口§ ✿生子 §明也§ §瞳師§ #駙馬文# ✿穿越 §繁華客§ 商場 §緣何故§ 哨兵嚮導 §國子監§ §陳詞懶調§ ★穿越 ★科幻 ★都市 ★連載中 ★重生 ★女主 §木多多木§ ★完結 ★言情 ★校園 #失憶# 溫馨 §愛蓮說§ 短篇 種田 §春溪笛曉§ §熊猫筠§ 娛樂圈 清水 #時空梗# §三千世§ 綜漫 §方源§ ✿sp #流量注意# 科幻 生子 §大缸§ 3P #說不出到底是BE還是HE# §11563753§ trpg #有生之年系列# coc ★玄幻 ✿重生 §冷千山§ ✿架空 §菌。§ ✿奇幻 §你家對面那餐廳的提拉米蘇根本就不好吃§ ✡伊戈隆納克 ✡紐格薩 ✡克蘇魯 ✡拉萊耶 ✡米·戈 §呂逸天§ §十魔君§ 玄幻 #賣萌系統# §丁丁團長§ #角色的名字永遠記不住# §寧遠§ #第一人稱# §我歌玉扇§ §草本精華§ §易修羅§ §痴狂§ §阿踢仔§ ★修真 §緣分0§ NTR §やまねたかゆき§ #一個帶有百合元素的校園日常小劇場# 《K》 #雙穿# §青色羽翼§ §小圓鼻子§ BE §若花辭樹§ #感受到深深的罪惡感# §蘋果一生推§ §藏在面包里の愛情§ #夢結局注意# §一路芳菲§ §李碧華§ §大明湖底夏雨荷§ #開放式結局# §吐維§ 懸疑 §默纏、燈§ §小林子§ §憑依慰我§ #大明湖畔的狗血# ✿網遊 #拉燈不道德# §瘋狂的屠夫§ #無女主# #文案詐欺# 兄弟 §callme受§ §短袖兒§ 爛尾 奇幻 §一世華裳§ §流水魚§ #作者的惡意# §道德論者§ 龍槍 §浪費可恥§ #作者有病系列# §最終之章§ 搞笑 §FallForrow§ §voldemorte§ §thaty§ §顧盼若淺§ §我想吃肉§ §applelisa§ §夜陽§ §囧貓微微§ §天望§ §我本純良§ §瓶§ 父子 §眉毛笑彎彎§ §青浼§ §水十方§ 神鬼傳奇 §牛奶罐§ 換攻 網遊 §脂肪顆粒§ §無措倉惶§ ★網遊 §蝦寫§ ★搞笑 #但我還是真♂愛♂粉# #抄襲就是不對# §鋒鏑弦歌§ §若沁§ §鳳崎舞§ §弦燼§ 未來 末日 §西子緒§ §林小樣§ §廿亂§ §小謐§ §書白§ §Fatty§ NP §我即江湖§ §星期四§ §皇兮§ 冰戀 §頹§ 人外 無節操 #古文體# §南康白起§ §黯然銷混蛋§ §流星豬§ §桑飛魚§ §拓人§ §薄暮冰輪§ §明夜觀書§ §酥油餅§ ★後宮 §奧丁般虛偽§ §海寒§ §四喜湯圓§ §劍走偏鋒§ §璧瑤§ §茭白§ §零束§ §歌於拂曉§ §林侖§ §靜舟小妖§ §白虎琉璃§ DND §砂珥§ TRPG §微笑的貓§ §旖旎事件§ §默顏§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月份存檔
監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