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喜歡過的女孩》by 景希

扎心了。
睡前看的。
還以為是個充滿青澀回憶的傻白甜。
沒想到看完只覺得媽的十分心塞。
Orz

講一個十分扎心的故事:
當年高中,我和朋友一起去看電影,離開時正好巧遇一男一女,男孩是我青梅竹馬但長大後就不熟了的小夥伴,女孩是我同班但不熟的同學。一個讀私校一個讀女校,這什麼奇怪的組合啊?後來也從知情人嘴裡套出消息知道這兩人在一起了。
畢業前夕,查詢榜單的時候無意間發現,媽的這兩人真是太厲害了,最後考上了同個大學!
當下頓時腦補出一齣年輕男女相知相守彼此激勵努力學習積極向上振奮人心的青春校園戀愛短劇,媽的我又相信愛情了!!(不
我經常拿這件事暗諷我媽:你看看!你朋友的兒子高中就交上女朋友了,你的兒子大學都要畢業了還始終光棍!
畢業多年後,一次在FB看到動態———媽的!同學!居然!要結婚了!!
很激動的點開卻發現———什麼!男方!不是!我認識的人!!
我青梅竹馬的小夥伴到哪裡去了!!!!!!!
--
補充一個更扎心的資訊,
一直到幾年後,我才在很偶然的情況下打聽到,
原來我青梅竹馬的小夥伴早就已經,走了
對,走了。
第一次聽到同齡人的死訊,我整個人都懵了…………
這是一個我腦洞再大,也無法想像出的結局。
R.I.P.
微博

文案:
  後來,我才想明白,我的眼神不兇,只是我早早地鎖定了你。

那個我喜歡過的女孩  文/景希

01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高中是什麼樣子的。

  百褶裙,水手服都沒有的09年,我們背著盛滿了厚重寄望的雙肩書包,盪著能夠漏風的寬大校服一周又一周地重複在家與學校的沿線上。

  這所學校很好,至少在我們那個時候,是當地說話最響亮的。它儘管老舊,留給高一的教學樓裡電風扇泛黃著扇葉混著秋風搖擺。可沒有人會在意,嘎吱嘎吱的聲響早已堙沒在喧鬧和躁動裡。二樓的教室南側,有一排密集的羅漢松,那是老校長們高中時代種下的樹,也沒能隔絕陽光爬進窗去釀成了青春期裡的沸反盈天。

  我不喜歡這個班級,說不清楚是它時刻提醒我中考貪聽了一時蟬鳴,還是坐在我身後的男生氣味太過濃烈。一年裡獨來獨往地捧讀看書,終於迎來了高二的文理分班——一個五十人中只夾雜了十片綠枝條的文科快班。

  我進入教室的時候,位置已經坐了七七八八。所有人三五成群在和舊時的同學敘舊。這一群是前1班的,那邊的是前3班的,這幾個女生應該是之前2班的。她們談論著我所不知道的逸事。唯一和我同班的男生猶豫著想要招呼,最後被其他男生摟著肩膀結同盟。我抽回視線,常年隨身的紙裝旺仔揚著臉對我笑。

  「這裡有人坐嗎?」

  一個扎著簡單馬尾齊劉海的小女生指著旁桌站在我面前。

  「沒有。」

  短暫的沉默絲毫不影響少年人在幾分鐘後的談天說地。最後,她看著前方的黑板輕聲說,「阿夏的字還是那麼得好看。」

  教室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安靜了下來,安靜地只聽到粉筆敲擊黑板的聲音。細末的粉屑在台上飄飄灑灑,留下黑板上的五個大字:這節課自習。

  結體嚴整,神韻超逸,一筆一劃都藏匿著風骨。

  我試圖揣摩著這字該有幾年書法的功力,還是忍不住去問,「阿夏是誰。」

  「夏於喬,原4班的。」

  「你不是原1班的麼。」

  「我們快班的人都認識得差不多。」

  我木然地點頭。剛剛一直在台邊水盆處清洗的清瘦女生走下台來,路過我的桌旁,余光裡,白皙纖細的手指節分明。


02

  夏於喬很白,屬於在課堂上回望一眼時鐘都能被吸引目光的白。

  「你老在課上看我。」

  「我沒有。」

  我在二十分鐘的大課間跨過一個教室的距離,反駁著夏於喬的話。我怎麼都沒能想到,只是給室友送她丟落在寢室的字典,可以被夏於喬的話臊紅了臉。

  她直勾勾地看我,繼續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看我的眼神很兇。」

  突然而至的鈴聲解救了呆若木雞的我,數學老師走進教室,拿著教鞭指向黑板上最簡單不過的字母組成的繁雜試題。我運筆套算著剛複習過的公式,耳裡一遍又一遍響起的卻是那句話。草稿紙上的字糊成了線條,我拿過桌邊的旺仔,含著吸管反复細咬。等我意識到自己的目光從時鐘上的指針偏移時,夏於喬正對著我笑。

  「給我好好上課。」她在對我說,緊張得我嘎啦一聲扭動脖子撲在了課堂裡,儘管因為短暫的神遊有些內容緊跟不上,卻依舊僵直著脊椎傻愣愣地不敢再回頭。

  課間,男生們在角落嬉鬧。我躋身過去,拿著沒有聽到的知識點問完學霸室友後,又對著前一排的夏於喬說,「我沒有很兇。」語氣蒼白無力,就連在她面前都是堪堪站立。開學一個月,班級裡早已經沒有了以前的階層區別,在她面前,我還是覺得有幾分不自在。

  「你像是個獵人在註視。」她說完就被自己的話給逗笑,清脆的笑聲逼得我抬起頭仰望。身高一米六七的她怎麼會感覺被矮一個頭的我狩獵,她認真看向我,然後點了點頭,「嗯,我在胡說八道。」

  我很慶幸她沒有質問我又在課上看她。這種事情書上沒有答案,像是身體的本能,支配我去完成。就如此刻,我滯著呼吸,與她僅有十幾公分的距離。她的眼睛很亮,我能清楚的看到她好奇的窺探下有我逃離的情緒,而我動彈不得。接著,我的鼻尖嗅到了一股馨香,是她挽起袖口露出潔白手腕的手抵在我的額頭。

  「阿夏,我沒有討厭你。」

  「嗯,我知道。」

  然後,她在我的腦門彈了個腦崩。我忙著去捂要泛紅的額頭,沒有去想那會是一見鍾情的味道。


03

  在學生時代,最輕而易得莫過於友情,它伴隨相處的時間加劇升溫。

  因為我與那個後排室友更為親近的關係,久而久之,我便成了教室那一方角落的常客。幾人里當屬我個子最矮,就算在同齡的她們之間也得了不少的照顧,其中最要費盡心力的莫過於夏於喬。我敢篤定,當時的同桌肯定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大家都認識阿夏,是因為她熱忱好相處。

  「給你的藥。」

  「給你的宵夜。」

  「這趟回家給你帶的零食。」

  我浮誇至極地接過阿夏給我帶的一切,在她的白眼裡笑著跑開。

  「沒想到你是那麼好,那麼好的大好人!」

  後排陣營裡的我們結伴成群,一起吃飯,一起在九點半的夜晚回應著月色踱步到宿舍。可不得不承認群體行動是時間浪費的罪魁禍首,我們依照個人節奏的不同,幾人里分開又別組,到最後穩定下來的是我和阿夏的組合。

  「阿夏,阿夏。」我丟擲完她給我買的旺仔空盒,小跑回到她身邊,黏黏糊糊地叫她。我的音色軟甜,有時候也會天真地在想,我喝了那麼多年的旺仔只是為了增加這時候聲音的甜度。

  今晚的月色很好,雲在朦朧裡泛光。阿夏單手背著包,在夜會起風的深秋,身影單薄。她到底有多瘦呢,大概就是我從背後環她會感到心裡一酸的地步吧。「你太瘦了。」

  阿夏輕輕拍了拍我的手,「這樣你摟著我不好走。」下晚自習的路上還有其他人形單影只,我左右看了一眼,嬉笑著鬆手。她有點無奈的嘆了口氣,想要督促我好好走路一抬手卻發現自己的手已經被我牽住。

  她乾脆停了下來,舉起相連在一起的手問我,「這都幾歲了,還要牽手手。」她是不大喜歡與別人肢體接觸的,至少我從沒有見過她與哪個人很是親密。雖然掌心的溫度很暖,我還是縮了手老實放好。

  「阿夏。」

  「嗯?」

  「這條路的燈壞了好幾個,天太黑。」

  「嗯,那你拉著我衣角。」

  我跟在她的身後,亦步亦趨,沒走幾步她又停了下來。然後,她拿出尾指勾了勾我的手,「還是這樣吧,不然等下你要磕到的。」

  我很確定阿夏的視力不大好,不然怎麼會看不到我得意忘形的臉。宿舍樓下的燈火輝映,直至到了寢室門口,她才鬆開我的手。

  「今晚早點睡。」

  「嗯。」

  可沒過多久,我甩著拖鞋帶著還沒擦乾的沐浴水汽又溜達到了阿夏的寢室,靠在浴室的門沿低低地叫她。阿夏在洗衣服,她的室友早就把我當做了寢室的第五人。打了聲招呼,我就乖順地在旁邊看她認真的樣子。她的手白練如凝,比盆子裡泡沫的白都要動人幾分。

  「阿夏。」

  「嗯?」

  「阿夏。」

  她擰乾衣物,然後不再動作,只是重複了幾句,「你快點回寢室吧。」我這才注意到她是要洗內衣物了。耳根有些發紅的她在我走前又叮囑一聲千萬不要再熬夜。

  「你上課回頭的時候,我都能看到你的黑眼圈了。」我又羞又惱地快要跳起來錘她,最後還是甩下了重重的哼聲。「阿夏,晚安。」


04

  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和阿夏的關係很好,就連新轉學的那個短髮女生也知道。

  她被安排在阿夏的座位旁,每天休閒都會有她的音調。

  她躺在透露出新綠的草坪上,手裡捏著根狗尾巴草。我坐在她一旁,背靠樹乾眼神落在了遠方。選修羽毛球的女生正在操場的另一邊拉跑,纖瘦高挑的阿夏一眼就被我找到。

  「你看我的眼神有醋意。」

  我跟著她摘下了一根狗尾巴草,抵在眼前,透過茸毛眺望。阿夏和在班上的另一個女生交談,笑起來的樣子比藍天還要澄澈。我沒有回應,她們正在往我這邊走來,看樣子體育課就要結束。

  「你要戒備的不是我。」她又一次強調。

  只是阿夏已經站在了我身邊。我們站起身子一左一右的分開在兩旁。阿夏牽過我的手,一起回了教室。

  我大概知道那個女生的意思。她或許是個姬佬,但是她不喜歡阿夏。我眼裡的情意分明,顯目到任由誰都來說道。

  午休前的閒聊,我又和往常一樣的到了後排,熟門熟路地坐在了阿夏的腿上。她怕我不穩下滑,伸手摟住了我的腰。「今天還難受嗎?」

  「肚子不痛了。」

  「以後可別亂吃冰的了。」

  我也記不清是什麼時候後排的位置已經不能再多容忍一張椅子了。阿夏的膝蓋就此變成了我的專屬座位。一開始還會取笑我像個寶寶的後排陣營早就習以為常。可至始至終還有一個人在奮力抵抗。

  「你整天坐在阿夏的腿上,要是把阿夏壓壞了怎麼辦。」說話的是阿夏斜後桌的男生,帶著一副黑框眼鏡,骨瘦如柴透露著文人的迂腐勁。

  阿夏說過好幾次讓我對他的惡意不要那麼深,可我偏就是多看一眼都覺得吃力,無由來的敵視,濃烈又刺骨。

  「我不喜歡那個男生。」

  「阿夏,你不要理他好不好。」

  「你別無理取鬧。」

  回寢室的路上,我第一次鬆開了阿夏的手。


05

  高二下學期的末尾,手機開始能夠在網上沖浪。所有人都背著宿管阿姨悄悄地帶進學校,提醒睡覺的鈴聲響過,被子裡閃爍的是另一個時光。

  在我連10M都嫌多的時候,阿夏一個月包了20M的流量,她開始頻繁的提起了幾個ID,那個男生接話的時候,我無法吭聲。

  ——阿夏,她們是誰,

  ——貼吧里面的朋友。

  那一個月,我多包了一倍的流量,每晚都浸泡在阿夏說的那個地方,很溫馨,很有愛,只是隨處可見那個男生的回帖讓我覺得自己的蛋糕覬覦在一隻蒼蠅眼中。

  我不喜歡那種感覺。

  我開始遊蕩在別的一些地方。我開始聽古風,開始關注漢服,在更多的時候,我翻閱起歷史的典籍。甚至,我還認識了兩個同校的漢服同袍。

  在同袍學姐來班級找我捏著我的臉說真是可愛的時候,我透過窗戶望向了後排。

  阿夏,我有比那個男生帶來的更廣闊的天地。

  可阿夏還是和那個男生愉快地在交談,在課間,在偶爾一起回寢的路上。就連班主任也偏要對我作對似的,將他們兩個的座位調成了同桌。

  我討厭他。如果說黏膩著阿夏是本能,那我對那個男生就是深刻到骨子裡的生理性厭惡。我不願意和他接觸,在阿夏偶有提起的時候,都是冷著臉拒絕。大概是我的反常作祟,漸漸地,我們走在路上,手插回了自己的口袋裡。課後去後排找室友說事時,也只是快去快回少有停留。

  「你到底怎麼了?」

  我說不出口。

  因為在我想要重新勾住阿夏的手時,她已經快步往前走去了。


05

  「你們冷戰了有多久?」

  室友靠在寢室的另一頭,問還在座位上的我。

  我停下筆,搖了搖頭。

  「那你知道那個男生追求阿夏要三年了嗎?他們高一就是一個班的。」

  「阿夏自己會做決定的。」桌上攤開著五年高考三年模擬,各種高考會出現的公式都在裡面,可唯獨沒有我最想知道感情裡的最優解。」

  我和阿夏不咸不淡的冷聯繫多久了。

  大概是從課間大家習慣在阿夏的腿上看到我再到習慣在整數第二排的位置看到我。

  「上一節課的英語PPT我還有幾張沒有抄完,你的筆記借我一下。」我抬頭,位置上的同桌不知道去了哪裡,桌上撐著的卻是阿夏的手。

  這週還沒有修剪過的劉海遮蓋了情緒,我沉默著拿出數學作業本,低頭去演算。選擇題的第一題被我因式分解得亂七八糟,剛買的水筆還不聽使喚在草稿紙上到處留下無序的痕跡。到最後還是阿夏沉不住氣開了口。

  「你的生日想要什麼?」

  我的生日,高考前的最後一個生日,原來就要到了。

  「信吧。」

  我又補上了一句,「所有人送我的都會是信。」


06

  十七歲的生日,因為信件的關係,顯得格外的厚重。裡面每一個句讀都是以後天各一方難以追憶的寶物。三十七封,那天早上我的桌面上放著三十七封信。而裡面有十七封都來自一個人——阿夏。

  一天一封,每一封信裡都表明了日期,主題各有不同。她絮絮叨叨地寫了很多很多,一點都不像她平時的性子。她為那個貼吧附上了人物關係圖,談到了在我討論漢服的時候眼睛的神往是她從來沒有看過的,誇獎了我推薦的古風曲子好聽以及解釋了不願意再和我牽手的原因。

  我趴在課桌上,破涕為笑

  「阿夏,我們一起去廁所吧。」

  「嗯。」

  我們恢復了情誼,過家家一樣的今天說要絕交明天就能和好。我們都認為卷過樹林卷過草坪的少年意氣能夠抹平一切。我們進入了高三的衝擊階段,除了老師將我們的學業催得更緊,休息的時間更少,大底來說我是幸福的。

  聖誕節的那天晚上,全部人都趕著趟歡鬧。我從班長手中分到一個蘋果,就趕著要往阿夏的寢室跑。可是她不在,她室友的神情閃爍,我不願先走,固執地在陽台上等候。

  在離熄燈還有十五分鐘的時候,阿夏回來了。

  「阿夏,蘋果——」

  她的手上拿著一個包裝的特別好看的平安果,我愣了愣,轉手把自己的塞到嘴裡咬了一口。「還……挺好吃的。」

  阿夏顯然沒有想到我還在寢室等她,把平安果放在桌上後就來到陽台關好門。

  「我和你說個事情吧。」

  我平靜地開口,「嗯,你說。」

  「我和他在一起了。」

  天上的星星還在閃爍,夜雲逃離了波瀾。我強忍著從腳底而上的震顫,扶住欄杆,繼續咬著蘋果,「什麼時候分手。」

  我鼓塞著膀子,聽不出是悲鳴還是吃得猴急。「開玩笑的。」短短的一句話被我講得支離破碎。

  阿夏說,那個男生對他很好。

  阿夏說,今晚,那個男生髮了三年以來所有聊天記錄的圖。

  阿夏說,那條短信是他們的第520條。

  不過是三年,520條短信。

  那麼老套,我趴在自己寢室的陽台欄杆上,望著遠山跳動的燈火,突然就哭了。

  能夠給我寫出十七封的女孩,確實會被這個老套的手段給征服。


07

  我發了瘋的去學習,老師對我的態度從原來的放任自我到了後來的重點約談。

  「要好好學習,最後一個階段了。」

  「是,老師,我會努力的。」

  醒了就背,累了就睡,高三生活,本來就該這樣。

  可是就在高考交卷打鈴時,被壓制的所有情緒又翻湧著滾動,像是沸水,灼燒著我整個心房。

  12年,微博已經開始流行。我看到一名情感博主說,有一些事情,不去做會後悔一輩子。

  於是,在學校的最後一晚,我在寢室叫出了阿夏。

  她站在我面前,問我怎麼了。

  我喜歡了兩年的女孩子,她是那麼的好看。我傻傻地笑了起來,像一隻笨重企鵝一樣,呆呆地站立。那些我準備了很久,猶豫了很久的話突然間就在嘴裡失了聲音。

  我沒有辦法,沒有辦法像當初說阿夏我沒有討厭你一樣,對她說,阿夏,我喜歡你。

  我想起了那個男生,他們已經在一起了,我做不到。

  阿夏也站著,看了我很久很久,我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說話。我偏過阿夏將要伸過來的手,然後轉身關上寢室的門。

  阿夏還沒有走,我沒有聽到她的腳步聲。我把自己貼身靠在冰涼的門板上,微仰著頭,說,「畢業快樂!」

  不大的聲音,卻是用盡了我高中最後的力氣。

  「畢業快樂。」

  然後,走廊上的燈滅。


08

  謝師宴上,作為上了重本線的我,在同學的作弄下只喝了三口酒就說醉了醉了。在她們不肯放過還想罰我幾杯的時候,阿夏接過了她們的酒。

  阿夏高考沒有發揮好,和那個男生一起去了杭州的同一個大學。開學前,後排陣營的最後一聚,阿夏給所有人都帶了一樣的禮物。

  「那我的呢?」

  阿夏拿出了兩盒紙裝旺仔,遞到了我手裡。

  14年的時候,她給我送了一個手鍊,很精緻。在那時,我和她提了我剛交了女友的事情。她有些驚訝,過後又給我女友送了情侶手鍊。

  15年的時候,我到了杭州。在新女友家裡暫住了幾日後,隔著路光暈染濃重的夜色,我在地鐵口看到了戴著兜帽身體纖瘦的她。

  「你手上的戒指很好看。」

  「她送你來的?」

  「嗯。」

  「朋友送的友情戒,你想要我之後送你。」

  後來,她問我什麼時候回來,我走在冬日的湖邊,搓著手哈氣。

  「再說吧,回去了也沒有什麼好吃。」

  那會兒,我已經和第三任女友分手了。因為時間很短,我還沒來得及告訴她。

  「你一個人在外面要照顧好自己。」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時間已經帶走太多東西,唯一不變的是,我喝著125ML紙裝盒旺仔的速度是一天兩盒。

  前幾個月,我在家中清理書信舊物,翻到了那年生日時她給我寫的信。一筆一劃,那麼慷鏘有力,第十七張紙上的最後一句話寫著,要好好長大,你這個幼稚鬼。

  【完】​​​​

web拍手 by FC2

標籤: §景希§ ✿現代 ✿校園 ✿短篇 ✿清水 #短小精悍#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看完覺得憂鬱(つд⊂)
嘿,年輕人,你聽說過修格斯嗎?(゚∀。)
| + 加大字體 | - 縮小字體 |

怎麼辦
覺得慌


----
安麗一款百合free game(・`ω´・)つ
《蝴蝶湯》
這是一個文字對話角色性格都可愛得要死的百合遊戲
超棒der
雖然不知道為啥重灌之後到現在我還沒全部玩完……
最新文章
(灬ºωº灬)
 _  ∧ ∧ 
/\(灬ºωº灬)\ 我就看看
\/| ̄ ̄∪ ∪ ̄ |\
 \|  〓〓 | 我不說話
    ̄ ̄ ̄ ̄ ̄
各種tag
分門別類
搜尋
【搜尋內文】

【搜尋tag】
可同時搜尋兩個以上的tag
理論上( ・´ω`・ )
不知道為什麼只有排列順序完全正確的tag才能被搜到...

> tags
#只有心得# #還沒看完# 工口 #不能只有我看到所以快吃我安利# BDSM ABO 穿越 架空 #吃我安利# ✿社會人百合 ✿百合串 ✿校園 #學好英文的重要性# ✿韓漫 ✿工口 ✡猶格•索托斯 【克蘇魯神話】 ✡飛天水螅 ✡伊斯之偉大種族 ✡米斯卡塔尼克大學 ✡深潛者 ✡修格斯 ✡達貢 ✡死靈之書 ✡猶格·索托斯 ✡奈亞拉托提普 ✿武俠 ✿古代 #世界大同# ✿同人 §黃連苦寒§ #傳說中一摸就彎的含羞草屬性# ✿娛樂圈 ✿韓劇 #神展開# ✿現代 §九月楓§ #高端大氣上檔次# #作者你出來我們談談人生# ✿都市 ✿日劇 §景希§ ✿短篇 #短小精悍# 重生 武俠 同人 §生煎包大戰小籠包§ 強強 宮鬥 古代 §崔羅什§ 主攻 #可以這樣讓人穿了又穿穿了又穿嗎# §童柯§ #二話不說棄了坑就跑# 主受 校園 現代 §篆文§ ★奇幻 #媽媽問我為什麼跪著看# ★同人 ★男主 HP §北冥志怪§ ✿靈異 §鳳鳴朝§ §ccabxyz§ #考據黨# #三觀正# 無CP #論壇體# ✿清水 §池袋最強§ 都市 互攻 §墨香銅臭§ 靈異 仙俠 軍旅 §林羽雙竹§ 黑幫 §一個人走無聊的路口§ ✿生子 §明也§ §瞳師§ #駙馬文# ✿穿越 §繁華客§ 商場 §緣何故§ 哨兵嚮導 §國子監§ §陳詞懶調§ ★穿越 ★科幻 ★都市 ★連載中 ★重生 ★女主 §木多多木§ ★完結 ★言情 ★校園 #失憶# 溫馨 §愛蓮說§ 短篇 種田 §春溪笛曉§ §熊猫筠§ 娛樂圈 清水 #時空梗# §三千世§ 綜漫 §方源§ ✿sp #流量注意# 科幻 生子 §大缸§ 3P #說不出到底是BE還是HE# §11563753§ trpg #有生之年系列# coc ★玄幻 ✿重生 §冷千山§ ✿架空 §菌。§ ✿奇幻 §你家對面那餐廳的提拉米蘇根本就不好吃§ ✡伊戈隆納克 ✡紐格薩 ✡克蘇魯 ✡拉萊耶 ✡米·戈 §呂逸天§ §十魔君§ 玄幻 #賣萌系統# §丁丁團長§ #角色的名字永遠記不住# §寧遠§ #第一人稱# §我歌玉扇§ §草本精華§ §易修羅§ §痴狂§ §阿踢仔§ ★修真 §緣分0§ NTR §やまねたかゆき§ #一個帶有百合元素的校園日常小劇場# 《K》 #雙穿# §青色羽翼§ §小圓鼻子§ BE §若花辭樹§ #感受到深深的罪惡感# §蘋果一生推§ §藏在面包里の愛情§ #夢結局注意# §一路芳菲§ §李碧華§ §大明湖底夏雨荷§ #開放式結局# §吐維§ 懸疑 §默纏、燈§ §小林子§ §憑依慰我§ #大明湖畔的狗血# ✿網遊 #拉燈不道德# §瘋狂的屠夫§ #無女主# #文案詐欺# 兄弟 §callme受§ §短袖兒§ 爛尾 奇幻 §一世華裳§ §流水魚§ #作者的惡意# §道德論者§ 龍槍 §浪費可恥§ #作者有病系列# §最終之章§ 搞笑 §FallForrow§ §voldemorte§ §thaty§ §顧盼若淺§ §我想吃肉§ §applelisa§ §夜陽§ §囧貓微微§ §天望§ §我本純良§ §瓶§ 父子 §眉毛笑彎彎§ §青浼§ §水十方§ 神鬼傳奇 §牛奶罐§ 換攻 網遊 §脂肪顆粒§ §無措倉惶§ ★網遊 §蝦寫§ ★搞笑 #但我還是真♂愛♂粉# #抄襲就是不對# §鋒鏑弦歌§ §若沁§ §鳳崎舞§ §弦燼§ 未來 末日 §西子緒§ §林小樣§ §廿亂§ §小謐§ §書白§ §Fatty§ NP §我即江湖§ §星期四§ §皇兮§ 冰戀 §頹§ 人外 無節操 #古文體# §南康白起§ §黯然銷混蛋§ §流星豬§ §桑飛魚§ §拓人§ §薄暮冰輪§ §明夜觀書§ §酥油餅§ ★後宮 §奧丁般虛偽§ §海寒§ §四喜湯圓§ §劍走偏鋒§ §璧瑤§ §茭白§ §零束§ §歌於拂曉§ §林侖§ §靜舟小妖§ §白虎琉璃§ DND §砂珥§ TRPG §微笑的貓§ §旖旎事件§ §默顏§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月份存檔
監控用